郁绵

意不称物,文不逮意。

热的具象

一方躁动,起初在干瘪的潭水边激惹

涟漪,因着透明的力,惊动底层鱼群

暑热在持续的新闻报道中,显出线条

涣散的颦蹙。摇摇欲坠,人与人之间

难以靠近的距离,这方寸,隔绝亲密

工巧的风舐尽汗珠,骤然,电路崩溃

暗中更暗,更赤裸,无需压抑这雷鸣

电闪,造物的光刺入流泪不止的眼睛

或许在濒临毁灭的前夜,必须更清醒

清醒地目见一切混沌和失序的降临…

脉络唤起青红的渴欲,爱与生的渴欲

鹭鸟低飞日,隐约听闻心中振翅之音


2022.08.18

(冒泡,悄悄)七夕快乐

玉林

晚照降临,泅渡至城市的波心

错综的风向干扰判断。阳光

被高楼切割,棱角尖锐

刺伤,伏在墙头的三角梅


一座城市拥有完整的和弦

属于玉林的片段,温润熟稔

民谣声里,许多气味相仿的云

攀上五湖四海的肩


但此处殊异乍现,浸湿词典

再无法,捧出米沃什规律的节拍

商户栅栏的唇舌间,一些龋齿

挤压与生俱来的缺陷


蜷曲的叶片陷落于晚风

在夜的包容下,接纳思念的动词

相溶的人在路口分别,抵抗

母语的亲密,如策兰和施穆黎


滑向永恒的背面,奇迹的两端

玉林灯火辉煌的街头,散落着呼唤

乡音如此黯淡,而,归属的陌异

人的阑珊,如此泾渭分明


*复健好难。

雨的静观

然则人的熄灭,夜的搅动,使熟悉渐次退回至

陌生。如若踩着影子的前端行走,途经斑马线

从扁平的水珠里,可窥见童年,吞咽浮冰的甜

也是暑气蒸腾的盛夏,在蝉鸣声中恭候,转绿

的信号灯,仿似人生通行的答案。多年后知晓

只不过惯性抉择之使然。如同伞,选择去遮蔽

乌云选择涌流。一切变化中的,都失掉原初的

锁匙。当人群纷纷仰首,向潮湿、虹光与初霁

索要新的命名,不得已褪下悲喜交集的百衲衣

恋旧是一尺古典的利刃,削弱南方稠密的雨声


2022.07.07 小暑


夜游神

百无聊赖的夜晚,你把春天

残败的肢体摁回棉被。在路口,

拦下早有预谋的绿皮车。我迎接你

身边急促后退的街景,惊惶得

一触即碎的呼吸。在没有目的的目的地

被抛下的两人,不约而同提起灯笼

扰乱夜的波纹。本以为人心比灯影

稍稍宽广,可狭隘,是被低估的本能。

你燃烟,经过反复修葺的旧城墙边,

滑稽的美与新鲜,仍然漆着不合时宜的

保护色。滑入不远处颓圮的荒草丛,

我留神听脚下,并不鲜见的痛觉

叮当作响,几枚自写字楼滚出的铜币

被你珍而重之地收起。——如果忽略

我正畸变的身体,你正融化的肋骨

和吻痕。一切还来得及。“司夜于野”,

或许月光依旧守诺。揭下伪饰,

揭下肩上......

观音阁

红如残血,漆色斑驳的廊柱

是你不安的证词。檐角风铎一响

摇醒酣眠的残相。日夜燔祭的

信徒与祷文,从前逶迤的虔诚与壮丽


过刚易折。喋血的历史难容下

千秋万代的长盛不衰。遭受倾轧的

一众风尘,都有赖你不露哀矜的庇护

彷徨,暂得栖身。半掩佛光凋敝的门扉


早已洗去,结构谨严的前生。归来

捧出长久凝望破损的,绯色刻痕

沉舟侧畔,晚照之静穆始于历时之诵吟

碎盏相击,人心之纷然终于香火之沉寂


2022.06.15

2022.06.16

永夜

时钟敲响我,三遍

打火机烫伤,跳了三声

夜色粘腻贴在身上

记忆是松垮褶皱的皮肤


五感退化,南风天

谁还守着福克纳的谱系起舞

小小院落,曳着双腿的

尽是围观车二平七的老人


抵抗的姿势

不能永远维持

悲剧长着怠慢的眼

无尽的夜,此后都是瞬间


我悬在高处看着我的命运

系着我的缰绳


我嗅到日益膨胀的欲望和高耸的软弱

它们围困在躯体的盐碱地里相互争夺


慈航

有时我在流溢的水中撑伞

有时只是旁观

人群急不可耐地劈开,世界的掌纹


有时皮毛湿透的啮齿类动物

和天敌一起逃窜

逃避的尽头,没有善恶因果


有时我饮白茶,有时是青柑

出门去菜场,看鱼在案板上求生

水却充耳不闻


有时天空倾塌得很快,有时很慢


有时我相信爱会繁衍恒久

有时也叩问枯竭的窨井

是否只孳孽青苔


有时行在雨上,泥点尽染衣衫

慈航苦海,隐约现出木刻的面容


“你带来了奇迹,或奇迹带来了你?”

我是______

人不能成为自身的局外人,但许多时刻,我的确与自己分离了。“真实感”的匮乏也许来自对人群和生活的疏远。从前我以为,将肢体牵引在一处的是雨水,而今不得不承认,是许多段关系的加深将我维系在地面。

友人说“经验”是她得到的天赐,那么“感受”就是命运予我的苦厄,亦是馈赠。我鲜少从回忆中廓清自己,回忆带有伪饰。灵光有时闪现于对谈中。

譬如我忽然意识到,医院生活于我最大的痛苦,是太多情感的涌入,其中负性情绪尤为明显。我往往是无法拒绝的。他们称它为“过度共情”,或是“易染”。对我而言,身体是器皿,或者磁带,承载、刻录着自外界源源涌来的情感讯息。游戏里的警探在荒芜的城市中奔波,他的目之所见、耳之所闻,他...

© 郁绵 / Powered by LOFTER